0800-059-059 chun.yueh.tw@gmail.com

 

偷情 遊戲

 

偷情 就像是一場勝負難分的遊戲,你可以隨時自由進出另一個世界,遊戲規則早就放在人們心中,當你踏入偷情這個場域,做好準備面對偷情而帶來的刺激,記住你不是小偷,你本不需要偷偷摸摸追求你所想的,你只是這場遊戲的參賽者,你只需要繼續專心偷情,直到遊戲結束。

 

我叫陳安琪,今年28歲,大家通常都叫我琪琪或是小寶貝,當然後者都是那些男人們貼近我的習慣稱呼。年少輕狂的我,在22歲時不顧家人反對,執意嫁給當時在大學交往的男友,現在想想,真是幼稚且不成熟。

 

步入婚姻好像就是消磨愛情的開始,三年的婚姻生活終於在他外遇被我發現的同時畫下休止符,在床上偷情的兩個人,用纏綿陶醉的眼神告訴我,不只是偷情,他們都偷了彼此的心。當時我有好多好多的痛苦與掙扎抓住我,甚至想過憎恨與報復,我怎麼樣也想不通我到底哪裡不夠好,憑什麼一個偷情的男人可以這麼自私的拋下這個曾以他為世界中心的女人。後來,我漸漸釋懷,儘管他是一個沒肩膀的男人,但我相信對於愛情的新鮮感是每個男人渴求的。每到晚上十點鐘,我穿上我的戰袍,不害羞的展露我的優勢,踩著細跟高跟鞋,戴上了假睫毛,濃厚的眼線甚至佔據了我的視線,香水噴了兩下,午夜時分,夜店是我的家。

 

我已經算不出來我交過幾個男朋友,接連交替或是同時進行的該怎麼算呢?這樣的外表之下,其實藏著一顆早就對愛情失去憧憬的心,所以我藏身在男女流連之地,放任自己在其中與他人偷情、偷心,反正歡場無真愛。我沒有辦法與任何一個男朋友維持一段長久的關係,分手原因往往都是他發現了我的另一個男人。我並不是花心或是不想交男朋友,我只是想追求偷情的快感,就像走到了愛的禁區,決心進去後,不只是偷情,我還要偷走心,特別是當我遇到有另一半的男人時,偷情的男人與偷情的女人正準備開始這場遊戲,真是刺激。

 

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我的生活,或許很多人不認同我的價值觀,但我告訴你們,偷情本來就無罪,它是一種生活模式,如同一場遊戲罷了。在一個關係之外的世界,往往吸引人們想攫取些新鮮感,誰說真愛一定是忠貞的呢?我的世界,規則我來定,你要相信,我絕對愛你,但我絕對會繼續偷情。